明星淩辱系列-Athena


面對眾多熱情的影迷,朱櫻心中忍不住泛起興奮的感覺,自從幾個月前台灣的有線電視台播出幾年前她演出的古裝武俠連續劇後,在本地的人氣就節節高昇,這次應邀來台灣錄製新的專集,連酬勞也隨著提高了不少。而剛下飛機就有這麼多熱情的影迷在歡迎她,對她而言更是意外的驚喜。
朱櫻面對這些熱情的影迷露出親切的笑容揮手回應著說:「謝謝!
謝謝你們來迎接我,謝謝!」隨後她便搭上唱片公司的車離開了機場朝市區而去。
到了唱片公司後,朱櫻稍作休息後便出席唱片公司所安排的新專集發表會,新專集發表會在一間飯店內舉行,發表會中來自各方的鎂光燈閃個不停,朱櫻也很配合地擺出各種
POSE。
發表會舉行了兩個多小時結束,此時朱櫻覺得有些疲倦,於是夥同工作人員準備要離開飯店,正當他們走到飯店大門的時候,有十幾個熱情的影迷早就在那裡等候要她的簽名,朱櫻無奈只好親自為他們一個個簽名。
此時就在離飯店門口不遠的地方停下了一輛
Benz
600,車內後座坐了一個肥胖的五十來歲的中年男人及一個清瘦三十來歲的男子,那肥胖的中年人向那名清瘦的男子說:「安迪,那個小丫頭是誰啊?
怎麼有那麼多人包圍著她!」
被喚作安迪的清瘦男子看了看回答說:「董事長!那個女孩子是香港明星叫做朱櫻,最近在台灣蠻紅的。」
中年人失聲說:「是不是前陣子演武俠劇及拍衛生棉廣告那個女孩子啊!」
安迪點了點頭回答說:「沒錯!就是她。」
中年人摸著下巴笑著說:「嘿!
這小丫頭身材看起來還真的是有模有樣的。」
安迪心知自己老闆對朱櫻有意思連忙說:「那麼要不我幫董事長跟她約個時間吃頓飯,您看怎麼樣?」
中年人大笑拍著他的肩膀說:「好小子!
果然深得我心,就決定今天晚上吧!

安迪走出車外向飯店內走去,此時朱櫻也已經幫所有影迷簽完名正想離開,忽然發現一個西裝筆挺的男子正向她走來,安迪走到她面前遞出了一張名片微笑著說:「朱櫻小姐是嗎?
你好
!」
朱櫻接過名片看了一下,上頭寫著XX集團高級特別助理羅安迪,朱櫻笑了一下點了頭說:「羅先生請問有何貴幹嗎?」
羅安迪笑著說:「是這樣子,我們王董事長也是朱小姐的忠實影迷,難得在此相遇,今晚董事長想作個東道請朱小姐吃個飯,不知道朱小姐可否賞光?

朱櫻心知跟這種滿身銅臭的暴發戶應酬,勢必會招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於是笑著回答說:「實在很抱歉!
這次來台灣所有的行程都排的滿滿,今天晚上我還要進錄音室,實在沒空陪你們董事長吃飯,請你代我向你們王董事長謝謝他的好意。」
羅安迪輕咳了幾聲說:「朱小姐你別這麼快拒絕,我們王董事長的人脈很廣,今天你陪他吃頓飯,日後保管你有意想不到的好處。」
朱櫻臉色微變冷冷地說:「從我踏進演藝圈開始,從沒有希望靠過任何人的幫忙,你所謂的好處我並不稀罕。」
羅安迪心中暗罵臉上陪笑著說:「朱小姐當然是相當有格性的女孩子,跟那些光會賣弄的花瓶當然有所差別,但是在演藝圈內多一個朋友照應總是比較好的,更何況這頓飯不會擔誤你太多時間,你不妨再考慮一下。」
朱櫻堅決地回答說:「不必了!
請你讓開,我趕時間!」
朱櫻與工作人員上了車後揚長而去,羅安迪無奈如鬥敗的公雞垂頭喪氣地走回了車內。
王董聽了他的報告後冷笑說:「好個不識擡舉的丫頭,老子非給她一些顏色瞧瞧。」
羅安迪問說:「董事長打算要怎麼做呢?」王董淫笑著說:「還需要我告訴你怎麼做嗎?
當然是把這丫頭扒個精光送到我面前來,然後…一想起來我的老二都硬了,哈…」
羅安迪面有難色流出了冷汗說:「董事長從前那些女人都可以用錢來打發,可是這丫頭似乎不吃這一套,要她乖乖只怕有些困難。」
王董點了一根煙,抽了一口後緩緩地說:「公司的劉副總下個月就要退休了,副總的位置我打算從你們這些年輕人裡挑個人來接任,要是這件事你辦的妥當的話,副總這個位置就是你的。」
羅安迪大喜高興的說:「多謝董事長的提拔,這件事包在我身上,保證辦的妥妥當當。」
王董拍著他的肩膀大笑說:「這樣才對!
只要是為我盡心辦事的人,我是絕對不會虧待他的,哈…」
三天後,朱櫻在錄音室工作完了之後,跟工作人員一起到KTV唱歌,到了九點多鐘,朱櫻覺得有些累便先行離開。sosing.com
她回到唱片公司為她租來的小套房時已經十點多了,正當她拿出鑰匙打開房門的時候,從角落裡跑出了一個
面人從背後掩住她的嘴巴用力將朱櫻拉入房間內。朱櫻用力掙紮著企圖要掙脫
面人的懷抱,但是
面人的力氣實在比她大的多了,任她如何用力也無法掙脫。最後她用力咬了
面人的手腕一口,
面人吃痛用力將她推倒在地上。
朱櫻摔倒後忍痛爬起便想奪門而出,那知道
面人早已洞悉他的心意,已經先一步擋在門口將房門鎖上,
面人手中多出一把鋒利的剃刀,並發出陣陣陰險的笑聲。
朱櫻害怕地問:「你…你到底是誰?
想做什麼?」
面人一把抓住她的頭髮,朱櫻連忙痛的大叫說:「放…放開我!」
面人並不答話將刀背在她的臉上輕輕劃過朱櫻嚇的動也不敢動,
面人將桌上的東西一掃而空,將她壓倒在桌上,此時朱櫻再也忍不住哭了起來。
此時
面人將剃刀移到她的胸前,朱櫻向來對穿著方面不太講究,今天她只穿著輕便的
T
SHIRT
及牛仔褲而已。
面人眼中露出異樣的光芒,只見他揮動剃刀將朱櫻身上的
T
SHIRT
割破,朱櫻嚇的連忙喊叫"不要啊!"
面人再將那粉紅色的胸罩胸罩扯下,只見她那對尖挺可愛的乳房跑了出來,
面人發出如野獸般低沈的吼聲,瘋狂地吸吮著朱櫻的乳房。
朱櫻不敢直視只覺得一條又
又軟的東西不斷地舔拭著自己的乳房,她想起自己活了二十幾歲從未讓男人如此非禮過,如今卻被一名陌生男子淩辱,一陣屈辱的感覺湧上心頭,串串淚珠自眼眶落下。
面人玩弄她的乳房好一陣子後,開始動手要脫下她的牛仔褲,朱櫻連忙想要推開他。
面人大怒一拳打在她的腹部,朱櫻痛的差點暈了過去動也不能動。
脫下牛仔褲後
面人用剃刀將朱櫻的內褲割破,將內褲扯下終於看到她那迷人的嫩穴了,朱櫻的陰毛柔柔軟軟地甚是可愛,一道粉紅色的肉縫被兩片陰唇包裹著。
面人解下褲子把一根早已硬挺的肉棒掏出準備向那可愛的嫩穴進攻,朱櫻下意識地將兩腿交叉夾緊,企圖守住女人最後的禁地,
面人將剃刀延著她那雪白的肚皮劃去,朱櫻這才嚇的乖乖將兩腿分開。
面人刻意向朱櫻展室他那巨大肉棒,朱櫻看到這麼大的肉棒嚇得眼淚都流出來了,她連忙大聲地呼救,
面人大怒用割破的內褲塞住她的嘴巴。
面人將朱櫻的大腿擡起,並用雙手將雙腳勾纏住他的腰部,讓她整個人坐在半空中,而
面人如此便很容易能夠對準朱櫻的肉穴,他握住肉棒在朱櫻肉穴洞口輕輕地摩擦後,只見他腰部用力將整只肉棒用力向上一挺,朱櫻忍不住慘叫一聲。
朱櫻感覺到下體有撕裂感覺,她緊咬著嘴唇緊閉雙眼含著眼淚地被
面人所佔有,
面人的肉棒插入朱櫻的肉洞後,忍不住發出野獸般低沈的吼聲,前所未有的緊迫感,讓
面人舒適得所有毛髮都快豎立起來,而朱櫻只是覺得下體既灼熱又疼痛,只能強忍痛苦盼望時間趕快過去。
面人看了一下朱櫻的肉穴,發現流出的淫液中夾帶著血絲。
面人冷笑著說:「嘿…原來你還是處女啊!」
說完他便加速了肉棒抽送的速度。
由於
面人抽送的動作過大,以致於腳步不是很穩有一點前後晃動,而朱櫻雖心有不甘但又害怕跌倒只好更抱緊
面人,而她抱得越緊下體與
面人的結合就更緊密,如此卻令
面人更加受不了。
他用雙手緊抓住朱櫻的屁股,準備作最後的衝刺,他用盡了所有的腰力向上刺,每一刺都直抵朱櫻的花心。
朱櫻也痛得有些受不了,她雙手緊抓住
面人的脖子流著眼淚內心直喊:「好痛!不要..不要了

面人肉棒正痛快著,才不理會朱櫻的感受。
就在汗水與淚水相溶之際,
面人的肉棒終於爆發了!一股溫熱的精液射入朱櫻的子宮裡,而朱櫻臉上已經沒有表情,只留下兩道明顯的淚痕。
面人拔出肉棒將她放在桌子上,然後從口袋拿出一台小型照像機,朝躺在桌上的朱櫻照了幾張片後便急忙離開了,過了不久朱櫻才緩緩起身,看見地上一小灘殷紅的血跡,她知道最寶貴的貞操已被人奪走,此時她再也忍不住抱頭痛哭。
朱櫻自從被
面人強姦後心情跌到了谷底,但是她又不敢將內心的痛苦告訴旁人,深怕萬一傳播媒體將這件事渲染開了她的演藝生涯就要到此結束,於是她只有強忍內心的痛苦希望盡快將錄製新專輯的工作。
一個星期過後,新專輯終於錄製完成,唱片公司為了慰勞全體工作人員特別開了一個慶祝酒會,朱櫻本來不想參加但是在唱片公司老闆的盛意下還是免為其難地出席。
正當酒會進行到一半時朱櫻一個人離開會場到外面透透氣,此時唱片公司的小弟拿了一束玫瑰交給她,朱櫻好奇地問是誰送的,小弟只說是花店的人送來指名要交給她。
小弟離開後,朱櫻發現玫瑰裡夾帶著一封信,打開信封後朱櫻臉色變的很難看,原來信封內有五張當時她被
面人強姦時所拍的照片。
此時她的行動電話響了起來,她心神未定的拿起了電話只聽見電話另一端傳來一陣陰沈的笑聲說:「Hi!小寶貝收到我送給你的禮物了嗎?」
朱櫻聽見這個聲音,一陣寒意打從心底升起,她惶恐地說:「你…是你!」
只聽見對方奸險地說:「怎麼聽見我的聲音,興奮的說不出話嗎!」
朱櫻咬牙切齒地說:「你…你這個魔鬼,我恨不得殺了你!」
對方淫笑著說:「嘿!幹麼這樣狠,畢竟我是你第一個男人,那天晚上看你那副騷樣,你不是被我幹的很爽嗎!哈…」
朱櫻氣憤地流下眼淚大聲說:「住嘴!你…無恥,你究竟要做什麼?

對方冷笑說:「要是你不想那些照片上報的話,五分鐘內你馬上到大門口。」話一說完便掛了電話。
朱櫻內心不禁猶豫要不要去,最後朱櫻做出了決定,她不甘受辱決定要看看對方究竟是誰,於是她急忙走向大門。
她到大門後剛好過了五分鐘,等了好一會兒也不見對方出現,她鬆了一口氣心想大概對方已經知難而退,她看看手錶已經九點多了剛才被對方這麼一鬧她再也沒有心情回到酒會上,於是她招了一輛停在路旁的計程車打算回到住處。
上了車後朱櫻覺的好累打算稍微闔一下眼休息,過了十幾分鐘她緩緩地張開雙眼望著車窗外的夜景。
忽然她發覺這條路的方向並不是通往她的住處她急忙向司機說:「司機先生,你開錯方向了!」
但是司機並不理會她,朱櫻心想那有這樣沒禮貌的人,正準備叫他停車的時候,她忽然發現司機的右手上有一個明顯的齒痕,一陣莫名的恐懼從內心升起。計程車忽然停下,朱櫻急忙想要打開車門,可是再怎麼用力也打不開。只聽見身後傳來陰險的笑聲。
「怎麼了?我的小寶貝!」
朱櫻回過頭來想要看清楚對方的面貌,只聽見"嗤"的一聲,黑暗中一道電光閃起朱櫻應聲倒下。
車內的燈光亮起露出一張陰沈的臉孔,對著已經昏迷的朱櫻冷笑著說:「你是我陞官發財的階梯,我怎麼可能會放過你,哈……」
別墅內,羅安迪將昏迷的朱櫻放在王董的面前。
王董對他表示讚許說:「嘿…你這小子還真有兩下子,這個丫頭竟然給你弄來了,硬是要得!」
羅安迪微笑著說:「董事長過獎了!董事長交待的事,我怎麼敢不盡力而為!」
只見王董豎起大拇指大笑說:「好小子!果然有前途,不枉我花費一番心血栽培你。」
羅安迪陪笑說:「日後還要請董事長多多提拔!」
王董拍了拍他的肩膀說:「放心對我盡忠的人我是不會虧待他的!」
羅安迪欠身說:「那麼我不擔誤董事長的時間了,請董事長好好享用吧!」
羅安迪離開後,王董伸出他那肥短的手指,輕撫著朱櫻的臉蛋淫笑著說:「嘿…當真是滑不溜手。」
他意猶未盡的又撫弄了一會才抱起她,小心翼翼地走下了地下室,只見地下室內有一個大字型的木架,王董將她放在木架上將她的四肢用皮帶綁住。
王董知道等一下她就要甦醒了,於是動手將自己的衣服脫光,一根黑亮的肉棒硬挺了起來。
他開始欣賞撫摸朱櫻那玲瓏有致的身體。
過了幾分鐘朱櫻眼睛緩緩張開醒了過來,嚇然發現自己四肢被綁不能動彈,身旁還有一個又肥又醜的男人正在撫摸自己的身體,朱櫻大驚失色說:「你是誰,啊呀…不要,救…命…救命啊…求求你…不要啊」
王董露出陰險的笑容說:「我的小美人,你醒了嗎?」
朱櫻不斷地用力掙紮,但雙手被綁怎麼也無法逃走。
王董淫笑著對她說:「你還是省省力氣吧!這些是牛皮你再用力也是無法掙脫,還是乖乖聽我的話免受皮肉之苦。」
朱櫻怒罵說:「畜牲!禽獸不如的東西。」
王董冷笑說:「儘管罵吧!等一會兒看我怎樣干你!」
只見他雙手用力一撕,朱櫻的上衣已被撕裂露出她那雪白的肌膚。
王董看的眼睛發直口中喃喃自語的說:「它媽的!果然是好貨色,老子玩過這麼多明星,還沒碰過這麼正點的。」
王董忍不住狂吻朱櫻說:「小美人不要怕我會好好疼你,等一會兒老子的大雞巴就要把我幹的爽歪歪,你高不高興啊。」
朱櫻哭喊著說:「不要…求求你…放了我…不要啊。」全身亂動掙紮不已。
王董再將朱櫻身上的衣物盡數除去,一具完美無瑕的胴體出現在他的眼前。
王董忍不住吸吮她的奶子邊吸邊稱讚說:「太美了!乳頭還是粉紅色太好吃了!」
朱櫻忍不住啜泣而道「放了我吧!求求你放了我,我不會報警的。」
王董聽她這麼說,伸出舌頭在她臉上來回輕舔地說:「放了你!我這麼辛苦才把你弄到這裡,就是想要狠狠地操你,你想我會放了你嗎?」
王董這種態度使朱櫻知道她已無法逃走,當王董開始親吻她時將粉頸一扭別過頭去,眼淚不停湧出猶如待宰的羔羊一般,那楚楚可憐的模樣使王董益越獸慾大發。用手將她的臉轉正,開始品
那櫻桃小口,兩唇相碰朱櫻只覺全身血液像凍結起來,她流著淚臉色蒼白身體不停的顫抖,王董慾火高漲陣陣熱潮從丹田直透神經中樞,他那九寸長的陰莖早已挺立如柱,只見他的雙手慢慢下滑撫向雙峰。
朱櫻害怕的又開始扭動身體抵抗,那知腰部一動覺的自己下體被一根火熱熱的東西頂了一下,更加害怕的大叫:「不要…不要…求求你…
不要」
王董淫笑著說:「放心,我不會這麼早干你,我要讓你求我干你。」
只見他從箱子中拿出一根電動陽具,又取出一罐透明色的藥膏塗在電動陽具上。
朱櫻見狀害怕地說:「你…你要做什麼?」
王董淫笑著說:「就讓你
這東西的滋味。」
朱櫻急忙喊道:「不…不要…求求你…
不要啊」
王董不加理會啟動開關,只見電動陽具開始動了起來,王董將電動陽具緩緩地送入朱櫻的肉穴中,沒一會兒只見她的呼吸越來越急促,全身有如蟲蟻啃蝕一般的難過。
朱櫻忍不住哭泣著說:「饒…
饒…了我吧!救…救命啊!」
王董不加理會,更伸出左手使勁的掐住她那雪白的乳房,朱櫻痛的大叫說:「不要啊
!好痛啊!」
王董露出猙獰的笑容說:「格老子的,看我掐爆你這個小淫婦的奶子。」
沒一會兒,朱櫻那雪白的乳房上,已被掐出殷紅的指印,她哭泣著說:「嗚…請你饒…了我吧!」
王董伸出舌頭輕舔著被掐紅的乳房說:「你求我操你嗎
?」
朱櫻內心遲疑不做聲,王董見狀狠狠地咬了她的乳房一口,只見她痛的眼淚如泉水般流下。
王董抓住她的秀髮對她說:「我再問你一次,你這頭母狗要我操你嗎?」
朱櫻知道再不順從的話下場只會更加悲慘於是含淚回答說:「是…我…我要你來操我。」
王董露出得意的笑容摸著她的臉蛋說:「你終於屈服在我的腳下了,哈…」
他將朱櫻的四肢解開,再將那根電動陽具取出,他用了另一條狗
拴住了朱櫻的頸部。
經過剛才那一番折騰,朱櫻全身早已酸軟無力,只見王董坐在一張沙發上拉著狗
說你這頭母狗給我爬過來朱櫻含著眼淚慢慢爬到他的前面王董坐在沙發上仔細看著朱櫻,他過去玩過不少女人,但是像朱櫻這樣新鮮的美女還是第一次。
朱櫻的裸體美的讓人激賞。鮮紅白嫩的雙乳,纖細的柳腰,修長有美感的大腿,潔白的肌膚,還有那下腹發出黑色光澤,那副楚楚可憐的樣子,使得他眼睛裡充滿了慾火,勃起的肉棒就更挺高。
朱櫻紅著美麗的臉,跪在他的雙腿間。
王董淫笑著說:「你知道該怎麼做嗎?」
朱櫻紅著臉說:「知道…」
王董將她的頭按下說:「來吧!好好的伺候我。」
剛才插入她體內電動陽具上的催淫劑開始產生作用,朱櫻的心境和剛才完全不同,以順從的態度開始把肉棒含住嘴裡,只見她伸出那靈巧的舌頭吸吮著肉棒,慢慢地張開嘴把肉棒含進嘴裡。
巨大的肉棒深入時,朱櫻痛苦的皺起眉頭,進入到快達根部後就前後擺頭,讓肉棒進進出出。王董的肉棒開始更粗大,快要將她的小嘴撐裂。
王董低頭看著朱櫻,一面用手撫摸乳房發出得意的笑聲,美女用嘴吸吮肉棒的滋味,對他而言實在很美妙。
只見王董淫笑著說:「小美人,我的肉棒夠大吧!」
朱櫻的嘴巴被肉棒塞滿不能說話,朱櫻擡的雙眼看王董,在她的表情上已經出現被虐待的喜悅。她用舌尖順著肉棒的背側來回舔拭,從她的嘴裡發出滿足的哼聲。細嫩的手指握滿唾液肉棒,溫柔的上下揉搓,舌尖在龜頭下摩擦。
王董忍不住仰起頭呻吟:「啊…太好了…小騷貨…用力舔啊。」
朱櫻又把勃起的肉棒,完全吞入嘴裡開始做活塞運動,王董的哼聲愈來愈大,他將肉棒抽出朱櫻的小嘴,這時候他命令朱櫻像狗一樣趴下。王董在朱櫻的身後,用手指玩弄朱櫻的陰唇,只見鮮紅的肉穴中淫水不斷汨出。
王董淫笑著說:「嘿…好個騷貨,原來光是舔肉棒,騷穴就流出這樣多的淫水了,看看老子怎麼整治你。」
他將朱櫻放在椅子上,讓她雪白肥嫩的臀部高高翹起,王董發出淫猥的笑聲說:「我要操的你變成我的奴隸。」
王董從朱櫻的背後用肉棒對正陰戶,只聽見"噗"的一聲,巨大的肉棒已經進入她的體內,朱櫻的黑髮在雪白的背上搖動。這時候忍受屈辱的哼聲,很快變成甜美的哭泣。
王董的身體開始用力前後擺動,朱櫻的肉體也隨著搖動,當肉棒完全進入時,王董得意的笑著,雙手抓住乳房揉搓。
只聽見朱櫻嬌喘連連地說:「啊…輕…輕一點…嗚…我…我受不了…啊」
王董聽了她的哀求,絲毫沒有憐香惜玉,反而更加使力不停的抽插,使朱櫻的悲鳴更強烈。
「拜託…饒…饒了我吧!我快要死了…啊」
王董拍打著她的屁股說:「小美人你這樣快就要
了嗎?你這樣騷的女人,這樣
的飽你嗎?哈…」
朱櫻忍不住擺動腰部來迎接肉棒陣陣的衝擊,到這地步她早已忘卻屈辱,淫媚的肉體貪婪的吸吮著肉棒,讓她登上淫慾的巔峰。
王董又拿起放在身旁的電動陽具,在朱櫻沒有防備之下插入她的屁眼之內,朱櫻只感到從肛門一陣撕裂般的劇痛,她忍不住大聲痛叫說:「啊…好痛…哎呀!」
王董看見朱櫻慘叫後更加獸性大發,用力抽動電動陽具在她的屁眼進出,朱櫻那窄小的菊門那能禁得如此摧殘,鮮血由屁眼流出染紅了她那雪白的臀部。
她痛的聲淚俱下求饒說:「拜託…饒…饒了我吧!我受不了…好痛啊!」
王董將電動陽具抽出,只見上面染紅了鮮血,他伸出舌頭舔了舔上頭的鮮血,猙獰的笑說:「嘿…真是好味道!現在換我的老二要進入了。」
話一說完他將肉棒自嫩穴中抽出,深呼吸後腰部往前一挺肉棒已進入朱櫻的肛門。
朱櫻的屁眼二度遭受異物侵入,雖然還是很疼痛,但是王董很有技巧的以龜頭磨擦她的屁眼緩緩前進,他的雙手也沒閒著,輕揉著她尖挺的奶子,在上下齊攻的手法下,朱櫻的浪穴淫水有如泉水般湧出,直把她的一顆心逗的又騷又癢,口中的痛呼聲也變成陣陣誘人的呻吟聲。
只見朱櫻雙頰緋紅媚眼如絲慵懶無力的說:「嗯…好熱…好癢…哼…啊」
王董見她騷態畢露,心知她已沈溺在淫慾中,他停止動作對朱櫻說:「小騷貨,你是不是要我操你的屁眼啊!」
朱櫻喘息著說:「是…是的!」
王董淫笑著說:「那你應該說"請主人用大雞巴用力操小騷貨的屁眼"這樣才對啊!」
朱櫻失神般的說:「好…請主人用…大雞巴用…力操小騷貨…的屁眼!」
王董大笑說:「什麼清純玉女!你還不是像母狗一般,變成我的奴隸。」
朱櫻失神般的說:「是…我是主人的奴隸。」
王董不再戲弄她,開始挺起肉棒狠狠地操朱櫻的屁眼,每一次衝擊都進入最深處,把朱櫻整個人頂的像是拋上雲端一般。
王董邊玩她的奶子邊干她的屁眼說:「小騷貨,老子干的你爽不爽啊!」
只見朱櫻的秀髮狂亂的舞動,呻吟般的回答說:「爽…快爽死了…哼…請主人用…力干…啊!」
此時王董將肉棒自朱櫻屁眼中抽出,再將她的身體翻過身來,把那肥胖的身軀壓在朱櫻的身上。他狂吻著朱櫻的嘴唇那又
又黏的舌頭進入朱櫻的嘴唇中,朱櫻的四肢有如八爪魚一般緊緊纏著他,年青美女與中年醜男裸身擁吻,形成一副不搭調的畫面。
只見朱櫻像發狂般的說:「快…快干我…快用力干死我啊!」
王董的肉棒再次進入她的嫩穴中,朱櫻的浪叫聲隨著肉棒的抽插忽急忽緩。兩人又搞了二十幾分鐘,朱櫻體內噴出一股溫熱的陰精淋在王董的肉棒頂端,王董急忙將肉棒抽出塞進朱櫻的嘴巴中,一股溫熱腥臭的精液射入她的嘴中。
兩人全身無力的躺在一起相互擁抱,朱櫻的臉上露出愉悅的表情,殘餘的精液自朱櫻的嘴角流下。
王董知道她的身心已經被他馴服了,他開始計畫要怎樣進一步將她改造成不折不扣的淫娃蕩婦。
三天後,朱櫻擺脫清純玉女的形象,以極為大膽的裝扮出現在新專輯的發表會,令許多人大為訝異,許多人問她失蹤三天來到底去了那裡?為何回來後造型有這麼大的改變?她只是笑而不答。
結束在台灣的行程返回香港後,朱櫻擺脫玉女形象,開始準備拍寫真集及拍三級片,但是無論她有多忙,每個月她總會抽空飛來台灣幾天,她來台灣做什麼呢?相信只有我們才知道。
感謝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分享快樂
原PO是正妹!
感謝大大無私分享


  • 2020-07-09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